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新一轮中央生态督察启动在即 督察手段不断升级

时间:2019-06-28 08:15:05     来源:中国产经新闻网

   经过多年的努力,第一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及“回头看”已经全部完成。从各方反馈的信息以及官方所公布的数据来看,近几年,环保督察及“回头看”成绩喜人。

   那么,什么是环保督察呢?从字面的理解看似简单,但实则并非简单。早在几年前,生态环境部副部长翟青曾表示,中央环保督察的对象,主要是各省级党委和政府及其有关部门,督察结束以后,重大问题要向中央报告,督察结果要向中央组织部移交移送,这些结果作为被督察对象领导班子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任免的重要依据。

   环保专家、同济大学法学院副教授刘春彦对这几年的环保督察做了一番解读。刘春彦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说,环保督查是一次从“督查”到“督察”的重大转变。环保督察并非简单地查查企业、到了被督察的地方接接电话、记录一番了事。在环保督察的工作中,他们有一套严格的管理制度以及严谨的督察工作方式。

   中华环保联合会理事、中国农业科学院农业资源与农业区划研究所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姜文来在接受《中国产经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环保督查重在查,查环保问题,以企业或者生产组织更为集中。环保督察重在察,以督政为主。督察对象为省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官员对环保重要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督政对环保积极推动作用比查个别企业更大。

   在经过多年不断努力与实践摸索,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从最初的“督企”到“督政”的转变。可以说,这一制度的推进对中国的环保事业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1

   高级别的“考试”来了

   “竭泽而渔,岂不获得,而明年无鱼。焚薮而田,岂不获得,而明年无兽。”这句名言出自《吕氏春秋·孝行览》。

   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一书中也写道,“美索不达米亚、希腊、小亚细亚以及其他各地的居民,为了得到耕地,毁灭了森林,但是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这些地方今天竟因此而成为不毛之地”。

   对此,他深刻指出:“我们不要过分陶醉于我们人类对自然界的胜利。对于每一次这样的胜利,自然界都对我们进行报复。”

   不论是《吕氏春秋·孝行览》还是恩格斯的《自然辩证法》,古人的哲学思想道出了生态兴、则文明兴的奥秘,这无不说明古人已经明确地意识到,自然资源是有限的,而人类向自然索取是要有一定限度的,超过了这个限度,就会危害人类本身的生存。

   而事实上,人与自然和谐共生也纳入到我国经济发展的基本方略之一。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并将其作为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这为科学把握、正确处理人与自然关系提供了基本遵循。

   需要指出的是,生态环保督察是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重大制度安排,是推进环境保护的重大举措。党中央、国务院对生态保护作出的重大改革举措也得到了全社会的高度关注。

   自2015年8月份,中央印发了环境保护督察方案后,同年12月,启动了河北省督察试点,2016年7月和11月、2017年4月和8月份四批开展督察,实现对31个省(区、市)全覆盖。

   事实上,河北省也成为首个被环保督察的省份,2016年的这一年,对于河北的官员来说,一场高级别的“考试”来了。

   在经历了2015年的重度雾霾天气,河北省的官员在经历了一场“呼吸”保卫战的压力之后,再次迎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环保督察,这对于河北的官员来讲,不论是2015年的重度雾霾,还是2016年的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他们的压力显而易见。

   经过几年的努力,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实现了对全国31个省份全覆盖,根据第一轮督察组及“回头看”的相关数据显示,中央生态督察组在督察中受理群众举报21.2万余件,直接推动解决群众身边的生态环境问题15万余个。立案处罚4万多家,罚款24.6亿元;立案侦查2303件,行政和刑事拘留2264人,地方针对造成生态环境损害的问题,主动问责约2.7万人。

   同时,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共向地方移交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案件509个,地方已完成问责4218人,其中厅局级及以上干部686人、处级干部2062人。

   2018年5月和10月,针对重点区域和问题,两批“回头看”对全国20个省份首轮督察整改杀了一记“回马枪”,至2018年底,共问责8644人。

   根据相关案例显示,广东练江污染问题、长白山违建高尔夫球场及别墅问题、宁夏泰瑞制药股份有限公司臭味扰民问题等,中央环保督察督促解决了15万余个群众身边的生态环境问题,还推动解决了一批长期想解决而没有解决的突出问题,办成了一批长期想办而没有办成的大事。

   如此骄人的业绩,在坊间也引起了广大老百姓的欢迎,中央生态环保督察也被民众称之为“环保钦差”。

   毫无疑问,中央生态环保督察自诞生以来,就受到中央肯定、地方支持、百姓点赞,在环保督察中,所解决的问题及效果也有目共睹。

   “从整体来看,地方政府对环保理念也发生很大变化,更加重视环保工作,将环保放在重要的位置上进行推动,环保无小事的理念已经逐步深入人心。”姜文来说,一方面,一批对环保富有主要责任的领导被追究相关责任,撤职、记过等处分,触动了地方领导心弦,地方领导更加重要和推动环保工作,起到了震慑、鞭策、激励的作用,激发了环保的内生动力;另一方面,也提升了民众督政的能力,民众对政府的监督力度加大,民众信任环保督察组,有问题直接反映给督察组,促进了问题的解决,一些长期想解决而未解决的环保问题得到解决,环保绩效得以提升。

   刘春彦告诉记者,在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的不懈努力下,当前,生态环境不但得到明显改善,且一些非法倾倒,例如向河流倾倒垃圾、排放污水的情况的确减少了。另外,全国的天气也有了很大的变化,雾霾天气在减少,这是老百姓最直观的感受。

   2

   环保风暴继续驱逐“劣币”

   不可否认,如此高规格、高强度的环保督察工作可以用史无前例来形容。事实上,广大老百姓对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也十分期待,有群众更是直言:“督察组早两年来就好了”。

   长期以来,我国在以往的发展中,盲目追求经济增长,一些高污染、高耗能的企业虽然在为地方税收作出了不小的贡献,也解决了一些就业问题,但这不能认为此种现象是合理的。

   这些具有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大多数集中在低端产业,这些企业所排放的大量污染物对人、对生态环境造成了极大的破坏性。

   环保督察这场“大风暴”注定不一样,随着环保督察的深入推进,极个别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些杂音。

   有一些杂音认为,关停“散乱污”企业对当地民生造成了影响,甚至影响了社会稳定。

   另外,对于环保督察,有极个别的地方政府为了迎接督察组应付过了头,对于企业,不论是否合规均实行“一刀切”政策。例如,近日,有媒体报道称,河南省驻马店市上蔡县一空气质量监测站附近农田禁止使用收割机事件引起了相关部门的注意。

   该报道称,收割机割麦一般都会带来扬尘,但一边是已经出现倒伏需要抢收的70亩麦子,一边是为了保障离麦田不远的空气质量监测站的检测数据,到底该如何选?在常识看来,这本不该是个两难的问题。毕竟收割机割麦是大势所趋,如果为了保障数据的好看,就置农民的正当权益于不顾,这确实是种值得警惕的官僚主义。

   对此,河南省环境污染防治攻坚战领导小组办公室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坚决反对环保形式主义,严防“一刀切”现象,坚决制止各种官僚主义、形式主义行为,切实保障人民群众利益。

   近日,人民日报撰文称,“回头看”成绩固然可喜,但反馈意见中大量出现的“表面整改、敷衍整改、虚假整改”等措辞,引发强烈社会反响。

   文章称,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督察中也发现,一些地方生态环保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仍较多,一些地方及部门工作作风不严不实,推进整改时担当碰硬还不够,还有一些地方在推进督察整改时,一旦遇到发展与保护矛盾时,就往往以牺牲环境换取增长。更为恶劣的是,为了应付督察,个别地方甚至置党委、政府公信力于不顾,伪造公文企图蒙混过关。

   姜文来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是上下级互动的一种模式。督察组交代的问题必须整改,但真整改需要智慧、时间、成本等问题,假整改则需要动动笔就交差,不需要繁琐的整改过程。

   姜文来坦言,当然,也包括有些问题确实难以处理,但由于实效等原因不得不应付过关。其实无论是什么情况都说明了环保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在作怪,面对环保真实存在的问题,用环保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去解决,这是真正的根源。

   对当前中央生态环保督察组在督察中所发现的问题,中央生态环保督察办公室常务副主任刘长根认为,督察组分析,导致这些问题主要是因为认识、认知不到位、不作为、慢作为、不担当、不碰硬所造成的。

   “我国生态环境问题都是长期积累形成的,不可能靠一两次督察就能解决。”刘长根表示,生态环保仍处在压力叠加、负重前行的阶段,今后督察工作仍将是问题导向,而且会更加严格,盯住不放,持续保持高压态势。

   “从目前的环保环境下,环保督察是非常必要的,但需要在总结经验和教训的基础上不断地完善和提升。”姜文来建议,下一步,可以围绕国家环保战略下功夫,首先,围绕着国家打好污染攻坚战下功夫,聚焦2020年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这个目标,对企业和政府在大气、污水和固废等污染物排放与治理的督察更加深入,严格按照国家制定的目标推进督察。

   其次,环保督察更加聚焦绿色化,在建设生态文明背景下,绿色发展是国家的发展目标,环保督察要围绕着绿色化开展工作,督察政府绿色发展落实和实施情况,为国家的可持续发展增添助燃剂。

   再次,环保督察不是一时行动,需要完善的法律支撑,如何将环保督察进一步法治化、制度化,需要进一步完善环保督察的法律依据,提升环保督察专门机构的法律地位,提升其法律的权威性。

   最后,建立环保督察标准化体系,环保督察需要系列的标准作为支撑,如什么情况下开展督察,督察的程序、督察处罚标准等,有标准才有更加合理的公平,才有章可循。四是建立常态化的环保督察,将环保督察常态化,时刻绷紧环保这根弦,促进环保问题解决。

   不可否认,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制度自2016年1月启动以来,从总体来看,其效果显现,带来了正向激励,助推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据了解,新一轮督察即将启动,据刘长根透露,新一轮督察将进一步创新方式方法,更多运用遥感卫星、无人机、天眼监控、无人船等新技术新设备,既加强点上生态环境问题的发现,也注重大尺度生态环境问题的督察。同时,要大力借助各相关部门及技术单位、专家的力量,帮助督察人员快速、准确、高效地获得第一手资料和数据,进而分析、梳理、发现问题线索,为后续的现场勘察、证据固定、下沉督察等提供支持。

   需要指出的是,近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工作规定》,并确立了基本制度框架、固化督察的程序和规范、界定督察的权限和责任。业内认为,该规定的出台,充分展现了中央推进环保督察的坚定决心,把生态文明建设的制度体系提升到新的水平,将为依法推动环保督察向纵深发展发挥重要保障作用。

   事实也证明,在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以生态保护优先促进绿色发展中,环保的有形之手,为营造“良币驱逐劣币”的健康市场环境创造了良好的条件,走向了高质量发展的道路正在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