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删丹如画

时间:2019-01-23 11:10:54     来源:中国林业网

祁连山大黄山天保工程区(冯晓光)


  今天我要见的第一个人是徐柏林先生——我得叫他先生,作为大黄山自然保护站的一把手,他学历高,事业有成,我敬重他。

  他按时从坡底走上来,打着招呼,一溜小跑奔向我,一副满面春风的样子。握手间我询问他怎么这样开心,他支吾一下说:你们的到来给大黄山带来一场好雨,可谓久旱逢甘霖,能不高兴吗?

  哦,我思忖着,不愧是领导,本是随意聊天,他却从一方水土的角度考虑问题,格局不小。

  握手后我俩找块石板坐下来。我自然知道这家伙在和我开玩笑,便先和他说起闲话。

  我把早晨已经看到的,存在心里的疑问告诉他:这里不是焉支山的山门吗?你们单位为什么叫大黄山保护站?

  “算你找对人了,”他这样做了开场白:“我刚刚发表了一篇《焉支山概况》的文章,说的就是这方面事情。焉支山地处河西走廊,隶属山丹县。由于历史背景复杂,自古以来众多民族在这里繁衍生息,导致名称很多。叫过删丹山、胭脂山、燕支山等,因为出产中药材大黄还叫大黄山,无论哪个名字,各自都有背景。

  “匈奴时期就有焉支山的记载,可考文字见诸明朝的《政字通》。那里面说‘北方有焉支山,山多红蓝,北人采其花染绯,取其英者为胭脂,故单于妻号阏氏,音焉支’。

  “汉朝这里的文化符号最重要的是汉武帝。他执政后停止和亲,派霍去病远征河西匈奴各部,大获全胜后于公元前111年在这里置县,名为删丹。匈奴被打散后留下了一首情深意切的悲歌,‘失我焉支山,令我妇女无颜色;失我祁连山,使我六畜不蕃息。’可见曾经拥有这片土地的主人在失去家园时怎样恋恋不舍。

  “隋唐时期最著名的事件是隋炀帝西征。他不但打败了盘踞青海一带的吐谷浑,还在这里做了短暂停留,召见更远地方的高昌王等27国使臣聚会。为更好地节制西域,谒使安邦,隋炀帝在这一带举行了一场盛大仪式,后人称为‘万国博览会’。”

  “旁的我都理解,只是不知道删丹的意思。”徐柏峰还在喋喋不休时被我打断了

  “说来有意思。删丹的删字中的‘册’指的是树林,你看像不像?”他随手捡起一段树枝,折断后在地上写下“册”字,之后接着说,“旁边的‘立刀’指的也是树木,或许是两种树吧?‘丹’字的意思你该知道,就是红彤彤的阳光。删和丹组合在一起就是阳光穿过茂密树林的样子。”

  “哦,很有诗意哟!有出处吗?”

  徐柏林笑了:出处肯定有,你不觉得很美吗?

  话题正待深入,我们的交谈被人打断了。

  怕这家伙说话离谱,随后我打开手机百度进行搜索,里面果然有“以晓日出映,丹碧相间如‘删’,又名删丹”的说法。

  早饭后我们要去隶属于大黄山保护站的高坡管护站(实际就是护林点儿),那里的马杰站长和另外三名护林员领着我们上山。山道曲折,暴雨后处处清新,山地湿漉漉的。林间的野草上满是水珠儿,偶尔有阳光散射,一片玲珑。我站在丘陵高处看到对面山坡上雾气蒸腾,不一会竟弥漫到这边来了。我置身云雾里虽然不是一回两回了,但每一回的感觉都不同。大黄山里给我的感觉更多的是清冽。前行不远发现土路两边尽是沙棘,以及沙棘树根部的旱獭洞穴,只是一只旱獭也没有发现。倒是近距离地看到了成群的牦牛。它们很警觉,有几头抬头看动静,旋即就慌慌张张地往密林深处钻去。更多的依旧在林间草地上吃草。牦牛毛多毛长,披挂在腰身两边儿,和黄牛比起来有点矮。

  一位牧民出现了。他身穿迷彩服,连鞋帽都是斑驳色彩,如果隐蔽在沙棘林里很难被发现。他40多岁,全身精瘦,脸色黝黑。见到我们后他侧身下马,提着鞭子站在树林的边沿和我们说话。我问他姓名,他说自己是藏民,有汉名。正要答复我时因了回答旁人的问话岔开了。我和他简单交流,知道他是这片山地的编外护林员,管护站按月发给他少许补贴。他放牧时候会留意山里的变化,一有风吹草动马上报告管护站。

  山里的天然林长势还好,阴坡多青海云杉,高大葳蕤。阳坡多祁连圆柏,纺锤形树冠翠生生的很美观。它们是这里的优势树种,病虫害因为气候阴凉发生率并不高。阳坡和阴坡上的灌草区别不大,多见金露梅和银露梅。祁连山自然保护区天保中心主任刘希芹告诉我,在祁连山这样的高寒山地乔木灌木形成一定的植被层,水土保持功效就能发挥出来。眼前这片丘陵上的沙棘已经密闭成林,树龄该有二三十多年了。

  下山途中经过管护站的旧址我们停下来,山坡孤零零的,几间砖房里宿舍、伙房和仓库还能够看出模样。天然林保护事业按工程管理后人员固定,投入固定,已经出现了良好的发展态势。为了改善护林员的工作生活条件,几年前他们在交通更便利的地方建了新的管护站,取暖和用水等条件都大大改善了。

  也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在这里我再次见到徐柏林。他是高坡管护站的上级领导,大黄山保护站管理着9个高坡这样的管护站。正式职工近百人,杂事急事不断。早上我俩谈过之后他回机关处理事务去了,办完后又急着赶过来。我俩找了一个僻静地方继续谈。他一再要求多谈他的团队,少说他个人。这回我们的话题放得更开了,他和我说了保护站的不少难处。我明白,在他看来最棘手的事情是管人。他告诉我,大黄山保护站职工普遍学历低、素质差,动不动就闹矛盾。作为这里的当家人,他在这方面投入的精力太多了。

  我看出徐柏林动了感情,知道他这个管着百十号人的站长当得不轻松,便对他说了不少安慰的话。他告诉我,天然林好管,树不会闹情绪、发脾气。是看山护林的人不好管。我多次在班子会议上强调,要想管好树必先管好人。人管好了,林子不是问题。

  思想是行动的先导这话不错。连谋划和思考都没有怎能理性工作?基于这样的考虑大黄山保护站一班人在徐柏林领导下,副站长张永称、王涛和派出所长曹政各司其职,团结一致。他们以提高职工素质为抓手,全力支持职工自学,鼓励职工参加继续教育。保护站宣布,只要职工取得正规学历保护站报销学费。近10年来,全站竟有40多人取得了大专以上学历。单位里自此形成了一种爱学习、爱工作,爱场站的良好氛围。同时他们积极改善生活环境,千方百计提高职工待遇。利用凉爽气候开挖菜窖,无碳储存蔬菜,解决了职工在山里吃菜困难问题,为每个管护站配备了节柴灶和太阳能,开展技能操作比武丰富业余生活。经过持续努力,大黄山自然资源保护站职工整体素质有了很大提高。2013年他们被中华全国总工会命名为“全国工人先锋号”,成了林业工人的先进代表。

  返程途中发生了一件事,我们发现一名护林员在赶路,徐柏林喊着停车捎上他。车子停下来,我发现附近有一片长势非常好的云杉林便要求去看看。我们走过去,刚走到林缘竟发生了奇迹,我们突然感觉到太阳出来了。抬头仰望,雨后一直阴云密布的天空忽然乌云开裂,镶金边儿的云缝处阳光乍泄,橘红色的光芒倾泻林间。它们穿过碧绿的云杉树投影在长满芨芨草、野菊和金露梅的地方,光影明暗,红彤彤一片。

  我一时愣住了,真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发生?在我将要离开这片大山的时候让亲眼目睹这如画的“删丹”吗?

  徐柏林笑着告诉我,就是这样,就是这样啊!

  这一刻,我高高地跳起来,随之举起巴掌。此时的徐柏林也会意地对着我举起巴掌来:只听“啪”的一下,我俩击掌的声音在林间弥漫开来。(作者:冯小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