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新闻 > 正文

大熊猫保护事业还有哪些可能

时间:2018-09-21 09:40:36     来源:中国绿色时报

    9月22日是国际熊猫节,作为“国宝”, “萌”态可掬的大熊猫“滚滚”俘获了不少“猫粉”。如今,保护大熊猫的意识已经深入人心,从政府到非政府组织到个人,都深知保护大熊猫的重要。但保护从来不是简单的问题,本期国际熊猫节的特别策划希望为您带来启示:保护大熊猫,我们还可以做些什么?

佛坪萌萌的大熊猫 雍严格摄

 

 

    作家贾平凹在他的新作《山本》中这样形容秦岭:一条龙脉,横亘在那里。提携了黄河长江,统领着北方南方,这就是秦岭,中国最伟大的山。

    作为我国南北的分界线,秦岭地形复杂,植被繁盛,野生动植物资源丰富。其中,位于秦岭中段南坡的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被誉为“森林氧吧”,野生大熊猫种群密度居全球之冠。

    日前,首届秦岭(佛坪)大熊猫保护与发展研讨会在佛坪县召开。本次研讨会上,与会专家学者们就野生大熊猫保护、栖息地自然生态修复和公众传播等议题进行了全面深入的讨论,并提出了相关建议。

    成果丰硕 问题依然存在

    来自陕西、四川、甘肃等省大熊猫栖息地的自然保护区管理人员,就生物多样性、生态文化、生态旅游等方面交流了最新研究成果和保护经验。

    18位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深层次探讨大熊猫保护及生态建设,立足生态旅游实践探索、政策理论、规划建设等多层面剖析,丰富和完善了秦岭大熊猫保护与发展的理论体系和实践依据。

    大熊猫是我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的旗舰物种、伞护物种。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的聂永刚对佛坪大熊猫种群历史和现状做了系统性的梳理,同时对大熊猫栖息地周边的生态环境做了研究报告。

    据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的资料显示,目前我国大熊猫保护方面取得了一些重大成果。

    以野外引种为例:在不破坏野外资源的情况下,利用圈养雌性大熊猫,与野外雄性大熊猫自然交配,从野外引种,进行自然交配后再取回培育。这样既能改善圈养大熊猫遗传结构,又能丰富遗传多样性,同时也有效地解决了大熊猫发情难的问题。

    2017年,我国开创性地启动了圈养大熊猫野外引种试验,大熊猫“草草”连续两年野外引种取得成功,并于2018年7月成功诞下龙凤双胞胎。

    尽管如此,大熊猫保护依然存在一些问题亟待解决。

    来自中国农业大学医学院的金艺鹏,介绍了保护区犬温热病的检测和防控方法。这种神经性的疾病虽然对人无效,但是大熊猫感染后会死亡。目前没有针对大熊猫的可行疫苗,因此,保持保护区周边村落家犬相对稳定的数量还有定期的检测,显得至关重要。

    陕西省动物研究所金学林认为,秦岭大熊猫的种群发展限制因素栖息地破碎,连续分布的种群裂成斑块状种群,然后逐个斑块种群灭绝,最后导致整个种群的灭绝。因此扩大栖息地面积,消除栖息地破碎化,提高栖息地质量,是保证野外种群增长的最根本因素。

    种群密度过高或过低都不利于大熊猫的生存,应当适当调控。比如对野外伤残病弱个体加强救护有利于降低野外种群的密度,为种群繁殖腾出生存空间,这样才有利于种群快速增长,提高生殖率。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生态所的刘雪华阐述了生境的概念。简单来说,生境是指生活的总体区域。大熊猫的宏生境包括山区、竹子分布、水系分布、人类干扰等,微生境有温度、湿度、食物质量、产仔巢穴、卧迹地、高大乔木等。大熊猫生境的保护尤其重要,需要继续深入地对大熊猫的生境开展多方面的研究,广泛采用先进技术手段,如红外相机、无人机、3D遥感及高光谱遥感、环境DNA技术等。加强大熊猫的生境研究,需要多学科的学者合作,在大熊猫野外生态研究和保护方面更需要培养多个方向的后继人才。

阿尨手绘熊猫形态作品《滚侯高卧图》

    交流共享 多方协同合作

    跨区域多学科合作研究,也是与会人员共同的诉求。

    国家目前把建设生态文明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研究大熊猫的栖息也将会有利于破译秦岭生态环境的演变,用生态文明的理念继续开发新的产业,创造新的路子。因此要多个学科协同公关,利用全球智慧为秦岭服务。

    陕西观音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从2006年起成立秦岭大熊猫走廊带项目。保护区地处秦岭大熊猫保护区群的中心位置,东联天华山,西接兴隆岭,走廊带把西部的陕西佛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北部的周至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东部的天华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连成一个整体。

    走廊带首次利用现有公路隧道的自然地理条件,通过人工恢复栖息地改善大熊猫栖息环境,探索性地将野生动物通道建设,引入到大熊猫走廊带有效管理研究与示范及应用。通过社区合作共管,将秦岭大熊猫走廊带内社区集体林纳入大熊猫栖息地管理,使走廊带区域大熊猫栖息地更加完整,发挥更大的生态效益。

    来自西北大学的潘汝亮坦言,中国动物和环境保护的新战略是要吸引国外的资金保护。现如今依靠个人的力量已经不足以支撑整个学科的研究,所以更要明白大数据的保护和共享的重要性。

    在中国大熊猫保护研究中心野外生态研究室工作了22年的仇剑说:保护研究中心特别注重国际合作。研究中心与多所院校、科研机构以及数家单位签订了战略合作框架协议,开展了科学研究、文化建设、科普教育和宣传等多个方向的合作,先后举办了“卧龙论坛”“首届大熊猫国际会议”“首届中国大熊猫国际文化周”等多个会议。

    目前,研究中心已经同13个国家的15个动物园开展大熊猫国际合作,帮助多个国家和地区成功繁育了大熊猫幼仔。大熊猫们还参与了多国总统、总理等2000人次国际政要接待工作,直接提升了保护中心乃至国家林业和草原局的良好对外形象。

    科技助力 文旅反哺生态

    与影视机构合拍熊猫主题电影、同航空公司设立熊猫航线、和酒厂出品熊猫文化酒……这是成都大熊猫基地研究院的策略:以旅游带动大熊猫的科研,用生态保护产业反哺社区发展。

    据四川卧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何廷美介绍,这是他们关于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社区协调发展的探索。建设大熊猫智慧景区“智慧卧龙”项目:包含机房、语音塔、监控点、WIFI热点、数字电台基站以及多个应用系统软件开发等,能进行24小时监测重点区域和重点社区,提升资源保护的信息化运用。

    通过信息化、“以柴代电”等工程,大力实施天然林保护、退耕还林还草、野生动植物保护和自然保护区建设等林业重点工程,我国不断完善大熊猫自然保护区体系,保护大熊猫及其栖息地。

    在此基础上衍生出的生态种养、生态旅游、森林体验等产业势头良好。

    甘肃白水江、四川王朗、陕西太白山、陕西长青等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相关人员,就如何提高员工的自然教育意识、如何解决自然教育活动的可持续问题、如何建立全社会广泛参与的自然教育机制等,分享了自己的经验。

    以陕西长青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例:以“熊猫家园”特色为主线,打造了独具“长青特色”的自然教育品牌——生命长青。品牌在利用信息平台宣传推广的同时,设定了形象宣传语言“熊猫家园 生命长青”,设计制作了品牌专属的标识标志等形象产品。

    一直以来,大熊猫都被认为是和平与友谊的使者,为文化传承作出了许多贡献。

    四川省大熊猫生态与文化建设促进会会长罗光泽建议:各方应紧紧围绕“一带一路”倡议和生态文明建设要求,找准大熊猫生态与文化工作的着力点,以融合建基地,文创促发展,推动大熊猫生态文化事业的进一步繁荣。

    本次会议还形成了首届秦岭(佛坪)大熊猫保护宣言:加快推进大熊猫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致力于把大熊猫国家公园建设成为全球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保护典范,生态文明体制创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先行区域,世界环境教育和生态展示样板区域。在此过程中,秦岭大熊猫保护工作要立足资源优势,在大熊猫野外保护与研究、大熊猫走廊带建设、栖息地恢复、绿色产业发展、带动脱贫致富等领域创造经验。每两年举办一届秦岭大熊猫研讨会,共同把秦岭大熊猫研讨会办成业界有一定影响力和知名度的学术交流平台。(作者:王江江)

相关阅读